人间失格经典语录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19-08-09 21:17:00 作者:盖世英雄的小迷妹 人喜欢
对同类的极度恐惧,反而更加期盼能够亲眼见识令人可畏的妖怪,越是神经质,越是胆怯的人,越是期盼着强犷风暴的到来。

我开始隐隐约约明白了世间的真-相,它就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争斗,而且是即时即地的斗争。人需要在那种争斗中当场取胜。

彻头彻尾的绝望,残酷的青春,疼痛的青春,纯粹的青春,永恒的青春文学凄美之作,失去作为人活在世间的资格。

因为她怀有对人的怜悯关爱之心,才会在无意识中做出关怀我的举动。她眺望远方的样子,就像一幅画一样宁静安详。

“我们所认识的阿叶,又诚实又乖巧,要是不喝酒的话,不,即使是喝酒……也是一个神一样的好孩子呐。”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

“有个说法叫‘钱断情亦断’,世人对此解释反了。不是说男人把钱用光了,就会遭到女人的抛弃,而是说男人一旦没有钱,就会自然而然地意气消沉,变得窝囊,连笑声也软弱无力,而且变得非常乖僻,最终自暴自弃,主动把女人抛弃了。也就是在半癫狂的状态下彻底甩掉女人的意思。

虽然我原本认为处女的美,不过是愚昧的诗人天真的感伤幻想,但没想到它真的存在于这世上。结婚后,等春天到来,我们俩人可以一起骑单车去看青叶瀑布。我当场下定决心,抱持所谓一决胜负的心理,毫不犹豫地盗走这朵鲜花。

而那些相互欺瞒却又过着单纯明了生活的人,抑或相互欺瞒却又胸有成竹地面对生活的人,着实令人费解。人类终究未能让我明白其中真谛。若我能明了,或许就不必如此地畏惧人类,也不必竭力讨好众人,更不至于与人类的生活对立,夜夜遭受地狱般的苦难。

受人责备或训斥,可能任何人心里都会觉得不是滋味,但我从人们生气的脸上,看出比狮子鳄鱼巨龙还要可怕的动物本性。平时他们似乎隐藏着本性,但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在暴怒之下,突然暴露出人类可怕的一面。想到这种本性或许是人类求生的手段之一,我感到无比绝望。

早晨,我睁眼醒来翻身下床,又变成了原来那个浅薄无知善于伪装的滑稽角色。胆小鬼连幸福都会惧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也会被幸福所伤。趁着还没有受伤,我想就这样赶快分道扬镳。我又放出了惯用的逗笑烟幕弹。

过去我一直过得像身处地狱般的人类世界里,这可能是唯一的真理。

与男人们的鞭笞不同,女人带来的伤痛犹如内伤,经久不愈。
 

以下关于人间失格经典语录内容:


尽管在过往的人生中,我曾无数次希望有人能杀了我,但我从未想过要杀人。因为面对可怕的对手,我反而只想着要如何让对方幸福。

从孩提时代起,我就一直在讨好周围的人,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依循着与昨日无异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欢乐,自然也不会有很大的悲伤来访。

可女人压根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总是无休止的纠缠我要继续搞笑。为了满足她们那毫无节制的要求,我累得筋疲力尽,事实上她们确实能笑,女人似乎比能够比男人更贪婪的吞噬快乐。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没有人在遭受别人责难与训斥时,还能愉快起来,但我却从人们生气的怒容中看到比狮子鳄鱼巨龙更可怕的动物本性。平时他们都将这些本性隐藏着,可一旦找到机会,就会像那些在草原上温文尔雅的牛,忽然甩动自己的尾巴抽死自己肚子上的牛虻。

问问老天,不抵抗是罪吗?

越发渴望“自由”,以致想要轻声啜泣

人啊,明明一点儿也不了解对方,错看对方,却视彼此为独一无二的挚友,一生不解对方的真性情,待一方撒手西去,还要为其哭泣,念诵悼词。

一旦别人问起自己想要什么,那一刹那反倒什么都不想要了。怎么样都行,反正不可能有什么让我快乐的东西--这种想法陡然掠过我的脑海。

我一直对人类畏葸不已,并因这种畏葸而战栗,对作为人类一员的自我的言行也没有自信,因此只好将独自一人的懊恼深藏在胸中的小盒子里,将精神上的忧郁和过敏密闭起来,伪装成天真无邪的乐天外表,使自己一步一步地彻底变成了一个滑稽逗笑的畸形人。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相互欺骗,却又令人惊奇地不受到任何伤害,甚至于就好像没有察觉到彼此在欺骗似的,这种不加掩饰从而显得清冽豁达的互不信任的例子,在人类生活中比比皆是。倒是那些彼此欺骗,却清冽而开朗地生存着,抑或是有信心清冽而开朗地生活下去的人,才是令人费解的。

相互轻蔑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自我作贱这就是世上所谓"朋友"的真面目。
 

六年前的某天,我的心中映出了一道淡淡的彩虹,那不是恋也不是爱,然而经历岁月,那道彩虹的色彩却越发鲜艳,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它。阵雨后放晴的天空中,出现的彩虹很快便会消失,而人心中的彩虹却永不会消失。请您务必要问问那个人。他到底是如何看待我的呢?难道说他就把我当作雨后在空中浮现的彩虹吗?如果是这样,我到底有没有从他心中消失呢?万一这样,那我也只能把我自己心中的彩虹抹去。然而,要是我的生命不更早地消逝,心中的这道彩虹是不会消失的。盼望您的回信。

苟活着就是罪恶的种子!我的不幸,是无力拒绝他人的不幸。一旦拒绝,不论对方或是自己心里,永远都有一道无法弥补的白色裂痕。我被这样的恐惧胁迫着。问问老天:不抵抗是罪吗"

人世间"摸爬滚打至今,我唯一愿意视为真理的,就只有这一句话。 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并不怕死,但若是受伤流血,变成残废,我可不要。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依循着与昨日无异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欢乐,自然也不会有很大的悲伤来访。”

说到为人着迷,或者被人迷恋,总感觉很粗俗,有恬不知耻愚弄别人之意。多年严肃的场合,只要有这类词出现,忧郁的伽蓝也会瞬间崩塌,流于平淡和庸俗。说来奇怪,如果用“被爱的惶恐”这样的书面语来替换“被迷恋的痛苦”这种大白话,忧郁的伽蓝似乎不会受任何影响。

同样的事日日反复, 只需遵循与昨日相同的惯例。 倘若避免大喜大悲, 彻骨的悲伤便不会到来。 前方路遇挡路之石, 蟾蜍都会绕路而行。


 

以下关于人间失格最消极的句子内容:



我根本无法过那种所谓集体生活 ,什么青春的感动,什么年轻人的骄傲等等豪言壮语,只会在我耳朵里唤起一阵凛冽的寒气,使我与那种“高中生的蓬勃朝气”格格不入。我甚至觉得,不管教室,还是宿舍,都无非是被扭曲了的性欲的垃圾堆而已。

“相互轻蔑却又彼此来往 并一起自我作贱--这就是世上所谓“朋友”的真面目。”

 我甚至认为,那些责备之辞,乃是万世不变的人间”真谛”,只是自己没有力量去实践那种”真谛”罢了。所以才无法与人们共同相处。正因为如此,我自己既不能抗争,也不能辩解。

 财尽情绝这句话它解释错了,并不是一没钱就会被女人抛弃之意。男人只要一没钱,就会自然而然意气消沉,一蹶不振,连笑出声的力气都没有,莫名其妙地就性格乖癖起来,在这个裂痕的影响下,男人就会把女人抛弃,半疯狂似地狠狠甩掉。

我把饭菜一点一点地勉强塞进口中,不住地忖度着:“人为什么要一日三餐呢?大家都一本正经地板着面孔吃饭,这也似乎成了一种仪式。一家老小,一日三餐,在规定的时间内聚集到一间阴暗的屋子里,井然有序地并排坐着,不管你有没有食欲,都得一声不吭地咀嚼着,还一边伛着身躯埋下头来,就像是在对着蛰居于家中的神灵们祈祷一样。”

还有,我也从不知道饥肠辘辘是何等滋味。这倒并不是故意炫耀自己生长在不愁吃穿的富贵人家。我绝不是在那样一种愚蠢而浅薄的意义上这么说的,只是我真的对 “饥肠辘辘”的感觉一无所知而已。或许我这样说有点蹊跷,但是,即使我两腹空空,也真的不会有所察觉。在上小学和中学时,一旦我从学校回到家里,周围的人就会七嘴八舌地问道:“哎呀,肚子也该饿了吧,我们都有过类似的体验呐。放学回家时的那种饥饿感,可真要人的命啦。吃点甜纳豆怎么样?家里还有蛋糕和面包哟。”而我只顾着发挥自己与生俱来的那种喜欢讨好人的禀性,一边嗫嚅着“我饿了我饿了”,一边把十粒甜纳豆一股脑儿塞进嘴巴里。正因为如此,我对所谓的 “饥饿感”是何等滋味,一点也不了解。

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吗?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当然,我也吃很多东西,但我不曾记得,有哪一次是因为饥饿才吃的。

真正的大师,能以主观力量,在平淡无奇的事物中创造出美,或许丑陋的事物令他们隐隐作呕,但仍无法遮蔽他们的兴趣,大师们沉浸在表现事物的喜悦中。换言之,他们不被他人的想法所左右。

总之,不能碍着他们那些人的眼,我并不存在是一阵风而虚渺的,我越来越强烈地这样认为着。 人,是不会自我教授妙谛真言的。若连这一点都懂,我根本就用不着如此恐惧拼命讨好人们了。也用不着与人们的生活对立,夜夜尝着地狱般的痛苦。

我度过了可耻的生涯。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因为我更像一个丑陋的怪物,虽然很想普普通通地活得像个人,但社会却一直将我当做一个怪物。

世界上所谓的合法,反而都是可怕的(我老觉得有种深沉未知的强大力量),在这种机关密布没有窗口冰冷刺骨的房间里,会让我觉得如坐针毡,倒不如飞身跳向外头,就算是片不合法的大海,游不了多久就会死去,在我看来,却轻松许多。

如今的我,谈不上幸福,也谈不上不幸。 一切都会过去的。 在所谓“人世间”摸爬滚打至今, 我唯一愿意视为真理的,就只有这一句话。 一切都会过去的。

这世上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如此拐弯抹角闪烁其词,如此不负责任如此微妙复杂。他们总是徒劳无功地严加防范,无时无刻不费尽心机,这让我困惑不解,最终只得随波逐流,用搞笑的办法蒙混过关,抑或默默颔首,任凭对方行事,即采取败北者的消极态度。

我的不幸,恰恰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我害怕一旦拒绝别人,便会在彼此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

对人感到过分恐惧的人,反倒更加迫切地希望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更可怕的妖怪;越是容易对事物感到胆怯的神经质的人,就越是渴望暴风雨降临得更加猛烈

只有活的愚昧,或活得无耻的人才能完全沉溺在幸福之中,而做不到至少其中一者的完人,活在地狱里连选择死亡也不被允许,没有一条出路,无力的绝望

啊,这群画家被名为人类的妖怪所伤所威慑,最后只能相信幻影,于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见到了活生生的妖怪。

本文《人间失格经典语录》由网友"盖世英雄的小迷妹"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个性柚梓https://www.youzigoo.com)

微信号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