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派我来陪你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21-02-17 11:00:02 发布人:感情废物 人喜欢

抱起小P孩

直到五岁才回到父母身边。

因为我的超生,我像一个不断迁徙的难民一样被父母放在亲戚家,在那里呆了一年。当我最需要妈妈温暖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一个人睡在陌生的冰冷的大床上。亲戚说,这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文静姑娘。但是他们怎么会知道呢?哭对我这个孩子来说毫无意义。当一个热瓶子被塞住时,我拥抱最柔软最温暖的光影。

关于我的父母和邦辰,在我5岁之前,我几乎没有什么记忆。好像只有过完中秋节,我才会被他们带回去,关起门来吃个没味道的饺子,然后在皎洁的月光下被他们悄悄送回亲戚家。那时候,邦辰总是紧紧跟着我,叫我小P孩。其实他只比我大两岁,但是在我面前,他就像个大哥哥。他牢记父母的告诫,在我来的时候告诉了我。只有我会这么安静的听他说话,让他过上有尊严的瘾。但他不知道,沉默其实是我反抗的一种方式。当我不说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悲伤。

最后,我结束了流浪的生活,回到了父母身边。那时,邦已经读过小学,的书,我开始比他更长时间地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父母知道欠我很多,就想尽办法补偿我。有时候,当邦辰想和我竞争什么的时候,他总是会被他的父母打和骂。邦辰从不流泪,但是在他的眼睛里,无线电波正在发射。无线电波传到我心里,就自动翻译成文字,警告我:小P孩,小心吃我的铁砂掌!我从来不怕他,也没有主动和他和好。每次我妈都忍不住哄我们说:“我喊123,你跑到我妈怀里补。谁跑得快,谁就是最听话的男孩子。”。当时,邦辰一直很喜欢这个游戏,每次当他妈妈没有喊口号的时候,她就准备跑。当然,他是第一个到达的。我用眼神看了他一眼,他得意洋洋地打我。我抱起来的小P孩是我妈最不喜欢的,当然跑的也慢!我不客气,讽刺地说,就是想和别人和好,哼,我不愿意忘恩负义!

读书的爱情像邦辰一样幸福

两个人在这样的激烈争吵中,后来慢慢读到了中学。邦辰因为早恋留在一年级,成绩下降。但是他的心情,却没有失去一半的快乐。像往常一样,他坐在后座,背着漂亮的女孩。他看到我就会大声吼我:哎,小姐姐,不要把后座空着。你一句空话,你就和我一样幸福,一样讨人喜欢!

他无情的骚动经常引起一阵笑声。他在别人的烦恼中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大声唱着自己的歌给我听:亲爱的小姐姐,谁爱上你,谁就幸福,像邦辰一样幸福;亲爱的小妹妹,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你会幸福的,像邦辰一样幸福.他的声音传得很远,人们总是失去影子,你仍然可以听到他的歌声。有时候到了晚上,突然觉得很温暖。像个婴儿,突然摸到一个暖暖的瓶子。这首歌我吸了一点,我有勇气继续在黑暗中走下去。

我从未告诉过邦辰这种感觉。当然,我不会告诉父母。植入我血液中的沉默和孤独教会了我独自面对一切,享受所有的欢乐和悲伤。我忘记了很多积累在心里的悲伤,不是晒出来的。当他们腐烂的时候,他们甚至会伤了我的心。

我的成绩从来没有像邦辰那样一飞冲天,也没有像邦辰那样一落千丈。它们总是那么枯燥,连老师都记不起来了。我妈给各科老师打电话,问我情况。老师们经常想不起班上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学生。妈妈解释说她是邦辰的小妹妹,最安静的女孩,记得吗?老师们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从千篇一定律中补充了一句:怎么会呢?邦辰是一个全能的疯狂男孩!

回来的时候我妈给我们学的。我笑了,但邦辰狡猾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偷偷溜进了书房。几天后,在上学的路上,邦辰笑着递给我一封信,并好奇地问我:嘿,小妹妹,你比我更有魅力。第一次收到情书,好厚。我不知道哪个痴情的男生爱上了你,但是我太不好意思让你知道我把它塞到我的书桌洞里了。放心,我不会跟我妈告密的,我发誓!我茫然的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接过信,转身就走。邦辰开始在后面唱他的情歌。我仔细听着,脸变红了。

谁比谁更自私

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事实上,在16岁的时候,我也喜欢男生。而且,他在邦辰的班上。有时候我去邦辰,会看到他抬头假装不经意的看着我。仅仅一瞥就让我满足,让我在漫长的一天里感到快乐。一颗冰冷的心,结果会变得柔软,可以听到十几年的壳裂开的声音。

写在粉红色信笺上的情书没有签名,但我仍然相信是名叫森的男生写的,不然为什么每次在教学楼的长廊里遇到我,他都犹豫要不要躲起来?真的是他最大的幸福就是远远的看着我,只是现在,他不想打扰,只希望永远给我写一封又一封的情书?

奇怪的是,我不再害怕从邦辰转来的情书中的任何男生,并且习惯了,学会了对他们微笑。

这种情书在森在云南读了大学和邦辰去那里参军后就开始断了。森在他的最后一封信中说,当你被大学,录取时,那一定是北京,这样我们就可以开始云南和北京之间的浪漫爱情之旅。我的心像云南的花朵一样灿烂地绽放,描绘了整个忙碌的高三

我自告奋勇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把父母强烈要求的北京改成了云南。我想只有这样,我和森的爱情才会因为如此近的距离而不仅开花结果。我在

录取通知书到的时候,才打电话给辰邦,让他在9月份的时候,去车站接我。而后我又略带羞涩地说,能不能,将森的电话告诉我,我想让他分享这份快乐。辰邦在那边愣了片刻,突然地发了脾气:爸妈不是说好了让你报考北京的吗,你怎么这么任性自私,跑这么远,谁来照顾爸妈?!以前又是谁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考到北京去,怎么自己就忘了?!

我“啪”地挂掉了电话,我想自私的究竟是谁呢?辰邦不知道父母最爱的其实是他这个儿子,他这样跑到万里之外去,将日渐衰老的父母丢在北方的小镇上,一年都见不到他的面;对我这个妹妹的关心,也甚至连森都不如。

辰邦没有再打电话来解释什么,他只是让爸妈转告我说,如果小妹真的喜欢昆明,那也好,毕竟,有他这个哥哥在,父母可以完全地放心了。

没有爱情还可以有你

大学已经读了快半年了,森都没有来找过我。倒是辰邦,在周末会频繁地过来看我,用他攒下的钱,买大包的东西给我。人依然是没有正经的样子,常常捧四大束玫瑰,嘻嘻笑着分送给我宿舍的女孩子们。尽管云南的玫瑰,极其地便宜,但舍友们还是说,有个哥哥真好,可以享受有男友一样的呵护和宠爱;而且关键是,他从来都不会背弃你哦。这样的话,我从来都不做评论。但是心里,还是会升起一点点的骄傲,还有,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

四季如春的昆明,让我整个的人,也跟着舒枝展叶,吐芳露蕊。有一天,辰邦陪着我买衣服,在穿衣镜前,辰邦突然细细地看我,而后笑着说:小妹越来越漂亮了呢,而且,还很性感哦,也不知道将来哪个臭小子,会有福气将你追了去。我红着脸转身给他一掌,他龇牙咧嘴地一边大喊冤枉,一边猴子一样跳开去。我看他在不远处,得意地看我,像小时候,两个人吵了架,他先跑去与我和好,但嘴上却仍是强硬,不让我分毫。第一次,真正地觉出,我们原是血脉相连,以为浸入自己血液里的忧郁和孤单,其实可以和辰邦一样,嘻嘻笑着甩开去。

开始有许多的男生写情书给我,但我还是忘不了给我写了一年情书的森。我从同学那里,辗转查到了森的手机号码。我想了一个晚上,终于写短信给他。我说,森,那些温暖了我雨季的情书,我依然完好无损地保留着,只是你,是不是已经淡忘?森过了许久,才回复过来,他说,你是不是将短信发错了人呢?我在高中的时候,从没有给任何女孩写过情书啊,可真是奇怪呢,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将30多封情书,翻拣出来一封封地看。看着看着,眼泪便“哗哗”地流出来。那些被刻意改造过了的字体,其实一笔一划里,都看得到辰邦龙飞凤舞的笔迹。只是年少时的我,只知道关心自己的喜乐与哀愁,却是忘了,我那不多的快乐,其实也是辰邦努力为我经营的。而我,却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还有对自己并不熟识的森,再没有任何人,肯来给我5岁之前,缺失掉的爱。

幸好,没有了森的爱情,我还有辰邦。他陪我走过那段雨水丰盈的年少时光,而我,则可以像爸妈所希望的那样,被天使派到人间来,就是要陪着辰邦,走这一生的。

本文《天使派我来陪你》由网友"感情废物"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以上答案都不正确

下一篇:返回列表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