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执着,锦殇不离情感散文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19-11-07 12:56:07 作者:初恋栀子花 人喜欢

空荡的街景想找个人谈感情,做这种决定是寂寞与我为邻。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你说爱像云,要自在飘浮才美丽。我终於相信,分手的理由有时候很动听。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以为自己要的是曾经,却发现爱一定要有回音。

——锦瑟

【锦殇】

听说每个人心中都有座城,里面葬着未亡人。我知你心中一定有座只属于你和她的湖泊,湖面浓雾缭绕,宛若仙境。但是我依旧奢望,雾散之后,你能够想起这座城,以及在灯火阑珊处那个深深凝望过你的,毫不起眼的我。

你心中有个名字,我只是个影子。你心中有个影子,我只是个名字。

我心中的那个影子,是你的名字。我心中的那个名字,是你的影子。

安妮宝贝说:我的世界,一半黑白,一半阴影。我说:我的世界,一半无知,一半傻笑。

有时候,一个人,寻觅路边的风景。认为,脚下的路不会有停止的那天。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遗失了快乐。在不曾停止的追逐里,迷失了本性。错过的风景,就像打碎的琉璃瓶,无论怎样努力,终究无法找回。

你给了我渴望的故事,却不曾和我续写结局。从你离开,我一直在用最简单的文字,来写属于我们的故事、失去你的日子,我只有靠着曾经我们的回忆苦苦支撑、写着我们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感动了看故事的人,也伤了自己。失去了你,就像向日葵失去了阳光,从最初的不在乎、无所谓、渐渐的不知道何时你已成了我的命脉、无法割舍。

记忆像腐烂的叶子那些清新嫩绿早已埋葬在时间刻度的前端,惟有铺天盖地的腐烂气味留在实践刻度的尾部。天若已荒,地若已老,拿什么挽回无法挽回的朝朝暮暮。多少次提笔为你在纸上写下一字一句,可惜那些言语过于羞涩,无法表达所要表达的万分之一。许是还未做好万全准备,仿若指尖的星光被困在无际的悲海里徘徊。

很多时候被记忆牵绊,于此才会明白我并不是非你不可,生活里少了谁照样过活,疼痛温暖也只是瞬间的感官动作。此去经年,与谁厮守,红颜青丝换成古木白发,已成百年枯木化为尘土。听说人在将死之前的刹那会记起整个生命的来去,你会记起你的满堂儿女,伴你一生的妇人。我唯一不知道的是:你会否记得那些年里视你如命的女子。

有一种感觉总在失眠时,才承认是相思;有一种缘分总在梦醒后,才相信是永恒;有一种目光总在分手时,才看见是眷恋;有一种心情总在离别后,才明白是失落。

这些回忆,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偶尔会记起。当一切都随风而逝的时候,那些特别的瞬间都成了永恒。

一念执着,锦殇不离情感散文

【不离】

生命是一场幻觉。在时光流过的缝隙里,我再一次想起那些似远非远的往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那里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自己的风景,或远或近,或喜或悲,然后选择淡忘或埋葬,都是那么自然。

一个曾经爱过你的人,忽然离你很远,咫尺之隔,却是天涯。有时候很难用语言表达。总是需要一些温暖,哪怕是一点点自以为是的纪念。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我把所有的伤心走一遍,最伤心的是你不在终点。我把所有的绝望走一遍,最绝望的是你还在起点。才发现你是最无法代替的。我们只是从对方生命中不小心经过,留下了无法忘怀的气味。

黑白模糊交替的画面,时间流逝的年华。那一场盛世流年,我们守着寂寞伤得面目全非。那悠扬的曲调,柔情的韵味,沉淀了誓言,也迷离了回忆。在所有流失的单纯年华里,我只记住了你给的美好。

很多人,不是我留,就能留住的。早该明白,总有一天,你也会离开,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你就像指缝间的阳光一样,温暖,美好,却是我永远抓不住的。有些人,在不经意时,相遇;有些事,在不经意间,开始;有些人、有些事,在不经意的时间里渐渐走远。梦境会褪色、繁花会凋谢,有没有一句誓言,就算两鬓斑白,步履蹒跚也要携手共度。

【只为你等待】

人生的旅途中有太多的岔口、一转身也许就是一辈子。在上一个路口我们熟悉彼此,在下一个路口我们或许就陌生了,有些人,抓住了就是抓住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只能说情深缘浅。

我忘记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我唯一的舍不得;我忘记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我唯一的执着;我忘记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我放不下的牵念。而如今我们终于还是各奔东西,而如今我们终于还是各自安好了。

长街长,烟花繁,你挑灯回看。短亭短,红尘辗,我把心来叹。长相思,沁色染,心柔踏铁马。一厢葶,花雨魂,碎微墨恋康。

一曲清歌,唱不断天涯陌路人未还。一袖盈香,嗅不回花开花落何处赏。一杯浊酒,饮不完笑语嫣然声渐消。一腔离恨,悲不尽前世今生情残殇。

万年江山,百世相伴;思念不止,缘自未断;暮奏瑟萧心牵挂,思念锁紧了我。倾我一生一世念,来如飞花散似烟。

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记忆的双手总是拾起那些明媚的忧伤。青春的羽翼,划破伤痛的记忆;昨日的泪水,激起心中的涟漪。当流年已成过往,当物是加上人非,当感情变成疲惫,当世界冲满黑色,当经历说成注定,当生活让我遗憾。纠缠是我不能够控制、望去只有无尽的现实。

明天的明天,永远的永远,华丽的青春断了线,是谁的铅笔在洁白的纸上划下了年轻的誓言。知道不能实现,却在转身前就泪流满面,阳光下的操场、你微笑的脸,像昨天只能怀念。光阴划过了左脸忘记了说再见,从前的从前,就在那个再也记不起的雨天,温度从指尖走远。

感谢你的疏离,我才能坚强的不能自已。给温暖时光里最深爱的你,我的心上刺青。深知在以后的故事里我们会各自安好,你在她城,我仍在故里。我把我们的故事唱成歌予你听:你依然是故事里温润如水的少年,但我已然不爱你。

从前的日子是想念,往后会把你深埋心间。轻吟隔绝时间长河,故事的瞬间是昨天。挥手向时光作别,从今后做个温暖的女子。穿街过巷,寻寻觅觅,找不到故人身影。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倘若找到一道微光,那里便是我的暖城。倘若找到一片阴暗,那里便是我的奈落。那些从指间流失的时光和韶华,在现实的笼罩下蒸发掉最后一丝温热。如若可以,请允我来世身若琉璃,苍笙踏歌,驾雾而来。歌不尽乱世春秋,舞不尽绿萝烟火。

禁锢在如同真空般的世界里的记忆,就这样继续囚禁在潮湿的地牢里,不见天日。悲伤逆流在时间的长河里,蛰伏。随时想要泛滥成灾,成为一场无可救赎的洪涝。如若可以,请许我一个安静的梦境,让我在梦中突然微笑。
 

本文《一念执着,锦殇不离情感散文》由网友"初恋栀子花"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个性柚梓https://www.youzigoo.com)

微信号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