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已淡去,古筝依旧悠扬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21-02-20 17:40:02 发布人:怎如初 人喜欢

明月,兰花,婉约的文字,心爱的古筝,脚下的空气中飘着紫罗兰的香,一个披头散发穿着淡紫色衣服的女人,坐在地毯上,轻抚着纤细的琴弦,跟着李煜的幽怨与忧伤,纳兰的情怀深沉而落寞,温柔而缠绵,山的失落与流水的美在指缝间流淌。

初春的夜晚,在寂静的窗前,手里拿着300个婀娜多姿的字,我打开了含泪的《声声慢》,欧阳修讲述孤独故事的《蝶恋花》;还有精致的无法复制的《钗头风》,伤感的《江城子》……这些都是唐宋诗词让我伤感的地方。整个晚上,我的手永远是桨,宣纸是船,淹没在千年前宋词的茫茫烟雾中。春雪中荡漾着下巴丽人醉人的音乐,他们渐渐醉了,睡了。

当江南细雨淅淅沥沥,秦淮河两岸芳草萋萋,谁为清水秋云间的舭船舞樊落舞萤愁?

卫城轻尘触裙,塞外羌笛悠悠吹,不归江谁戴竹帽野歌,谁醉见吴钩?

回头看,所有的繁华都已枯竭。

有一次,一个想走在羽扇和黑丝丝巾之间的女子,独自在西湖上品着晨风,绿柳如烟里的墨水笔添香,在宋代五彩锦缎上作出短韵长味。

有一次,我想学学我那优雅美丽的叔叔易安,伤心又温柔,从话语里倒了一杯清酒,充满了离别人的泪水;弹着书页间的古筝,可以唱出历代的痴情。

可惜这是宋词已经逝去的时代。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数字时代的到来,精致精致的王朝早已凝聚成一个隐约的身影,沉淀在墨香古卷里。

七夕之夜,本该是满弦起舞的夜晚,没有人会为秋月的伤而悲伤。平淡的音符化为灰烬,相思成疾,赤裸裸的爱恨情仇随意抛掷。另一个女人“含羞而走,却嗅着青梅”?

这是一个灵魂充满欲望的时代。丰富的素材让我们舒服,人气泛滥,语言苍白平淡,让豪放与婉约成为逝去的背景。回首往事,喧嚣的街巷早已让暗香薄膜成了海中的桑园。还有谁会拍遍悠闲优雅的栏杆还想说呢?

千年的宋词,以其韵味、尊严、沉郁,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承载。在这个空虚干燥的时代,宋词就像不断被摩挲的花瓣,在水中渐渐消逝。再优雅,也只能在房室里裱挂,就像窗帘重了之后,那种飞起来永不回头的敬畏。但是,无论浪费了多少悲伤,那种极致,本来是打算先写出来的,却超越了上帝残存的文字,那种带起了美丽的风景和外界无声的声音的节奏,早已“碎成泥,碎成灰”,在迷雾中找不到一丝痕迹。

于是我叹了口气,不像清新美丽的严小山,而像记得自己的心和衣服的小平,找到了老谢乔;不能像一个虚弱无力的秦少游,在一座小楼的轻烟中徘徊,数着飞舞的红色和千千万万的细云,看着自由飞舞的花朵和无尽的丝雨;对于李清照这样一朵似水流光的美花,一株柔弱的柳叶,看着满地的黄花,为雨后的绿胖红瘦的海棠悲叹落泪,就更不可能了。

宋词没了的年代,刘墉兰州催橹之声早已在千里烟的楚江里。

每当月光照在轩窗,我只能在秦悲刘琦之缠绵结局里,化作昆仑山巅的一朵野花,伤花惜春,让倾盆大雨淋遍全身心。我只能想到风雨飘摇的唐宋,那个造就了文学奇葩的时代,感到悲哀。

谢谢你,

本文《宋词已淡去,古筝依旧悠扬》由网友"怎如初"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春暖花开 朵朵向善

下一篇:返回列表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