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记忆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21-02-20 17:58:01 发布人:回忆的一部分 人喜欢

我亲爱的养母在1971年冬天去世了,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写过类似的悼词,因为我一直不想相信我妈真的走了。总觉得她老人家还活着站在我面前,我们一起生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就像昨天一样。

然而,我的母亲已经永远离开了我和父亲,离开了她深深依恋的世界。

——我可怜的妈妈!像千千成千上万的中国妇女一样,勤劳、节俭、简单和善良是母亲的本色。那时候我们家虽然人口不多,但是有老有少,生活也不宽裕。我记得我父亲在寒冷的冬天带我去江涛烧柴,我母亲做饭后必须来接我们。我在十几里的冰雪路上走得很辛苦,有一次不小心仰面摔倒晕倒了。生活的磨砺,劳动的敲打,让妈妈的身体不算强壮,但还是很健康。通常头疼感冒都会过去,小病小灾根本阻止不了她。然而,是一个简单易行的肠梗阻害死了我妈!那年她才五十三岁!抢救延误还是误诊?是失职还是水平差?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原谅那些无视人命的庸医。

——我可怜的妈妈!我在“* * *”会上了解了我妈的过往苦难,告诉我们要去哪里。从小到大到处乞讨,后来被生活所迫被卖做童养媳,母亲的血泪诉说,让成千上万的人在会上落泪。而且平时我妈总是面带微笑,从来没有难过过多少苦日子和艰难的事情。记得那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妈总是把秋天后从地里摘的一点点米粒磨成米粉,给我爸和患有胃病的小我做,而她靠榆树钱、野菜、烂土豆充饥。在* * *,父亲成了“永远不悔改的走资派”,甚至被造反派批评关进了牛棚。我妈吓坏了,不得不承担起养家的重担。恶业的母亲还没来得及等待十年浩劫的结束,过上安逸的生活,就过早地死去了。

——我可怜的妈妈!我妈不生育,我三岁就继承了,而我妈把我当亲生的一样,把所有的爱都奉献出来。她爱我,不喜欢我。她从小就培养了我吃苦耐劳的性格。我六七岁的时候,我和妈妈一起挑水。我十岁的时候,自己挑水。如果我挑不出满满一桶或者半桶,走几步就要休息一下。这些工作我不用做,但是我妈在教我怎么克服困难,怎么面对生活,怎么做人。我妈辛辛苦苦把我带大,看着我走出校门,参加工作,另找对象。该是我报答恩情的时候了,可是我妈死了,没等到我能享享孙子孙女,共享天伦之乐的那一天。

20年来,我时常思念死去的母亲,回忆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和大恩大德,为自己不孝顺,单相思而道歉;而且,这种思念和愧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刻。

——我的慈母!回头看看,现在日子好了,我们过得很开心。我们从农场搬到了城市,我们的工作很舒适。多亏了你,我父亲身体健康,你媳妇孝顺贤惠,你孙子长大了。看到这一切,你会对酒泉微笑!

——我失踪的妈妈!今天是你的20周年纪念日,在你媳妇和我站在画像前,我们默默地祈祷你在天堂幸福地生活。你放心,我们会孝敬父亲,带来夫妻和睦,教育孩子,努力工作,对得起你的儿孙!

——妈妈我永远怀念!

本文《母亲的记忆》由网友"回忆的一部分"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父亲的怀念

下一篇:返回列表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