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媳妇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20-01-14 11:38:57 发布人:十拿九稳 人喜欢

对于一些边远的农村来说,随着打工潮的不断深入,本寨姑娘持续远嫁,外来媳妇也逐渐增多。远嫁有远嫁的故事,外来有外来的理由。不管因果如何,只要成就了一段姻缘,并且有坚实美好的发展前景,那就是好事。然而,这些表面上看起来风风光光的千里姻缘,却在演绎着怎样的人生悲欢离合?

七堂弟的妻子是我们几兄弟里唯一的一个外来媳妇。老七远在重庆某大专院校读书的时候,生性风流的他就与当地的一名女娃儿好上了。刚开始,大家都以为两人只不过是逢场作戏,那知后来竟然真的走到了一起。当然,他们几乎是奉子成婚——结婚不久,儿子也随之来到世上。

外来的弟媳几乎是所有的妯娌里最漂亮的。婚前饭店女老板的身份不仅让她在每一次的大家庭聚会上露一手,而那老练的待人接物天性更让她深得人心,那真的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与身为中学教师的堂弟相比,她的优秀几乎弥补了自身没有正式工作的短板。

婚后,弟媳就随堂弟来到其教书的乡镇所在地,并且重操旧业开办了一个小饭店,生意十分火红,她的收入几乎是堂弟工资收入的两倍。只可惜,生性不安稳的堂弟总想一夜暴富,与人合伙开办了一个养猪场,弟媳饭店的那点小赢利几乎全填进了这个无底洞。

我最佩服的还是弟媳学习说侗话的本领。弟媳原本是土家族,嫁给堂弟前汉话都讲不利索,更不要说是侗话了。然而,婚后才是两三年,她就会讲本地一口地道的侗话,任谁听了都以为是本地的媳妇。我常想,以弟媳学习讲侗话的天赋,那要学起令我们都感到头痛的英语来肯定不在话下,这样的人才当初怎么就考不起个学校呢?每每感慨于此,弟媳总是不无伤感地说,这都是她父亲重男轻女的心理作祟,她家只有她们姊妹三人,没有兄弟,父亲从来就不将她们的学习放在心上。

当堂弟准备辞职下海经商的时候,弟媳曾经找过我,要我说劝说堂弟。毕竟,我家们这个大家庭里,只有我和老七是国家工作人员,何况我还是长房的长孙?那时,堂弟因为办养猪场差不多已经欠下了五十万元的外债。对于一个年收入只有五六万元的教师来说,要还债谈何容易!弟媳说,当初她嫁给我堂弟都是看重他人民教师的身份,现在国家工作人员逢进必考,饭碗得来不容易。只要堂弟静下心来教书,再改掉吃喝玩乐的毛病,愿意与她一起把饭店搞大,她有信心在三五年内帮他还完外债。

然而,堂弟最终还是没有听从任何人的劝说,远走他乡办事创业去了。他借贷了更多的款项到杭州开办了一个编织厂,再雇用几十个人自己当起了小老板。夫唱妇随,弟媳也只好跟随堂弟来到杭州当起了所谓的“老板娘”。

半路出家的堂弟,既不懂经商也不懂管理,更没有办事创业事必躬亲的心理准备,只知道念他的“鸡生蛋蛋生鸡”的生意经。杭州的工厂开办几年,不仅没赢利,亏空反而越来越大。弟媳倒是学会了很多的经商管理经验,而且还可以充当生产线的熟练工。但是,生性刚愎自用的堂弟哪能听得下弟媳的经商意见,最后终因亏空过大而破产。

堂弟是丢下弟媳三娘崽落荒而逃回到老家的。如果不是朋友的帮助,弟媳三娘崽还不知道如何脱得了爪爪:知道堂弟要逃跑,当地那些债主整天堵在工作门口。弟媳甚至来不及帮着侄儿拿到书包,所有的家当全部沦陷在杭州——好大的一棵树,倒下时连一片叶子都没捞下。弟媳每每与妻子说到一家三口逃回家的窘境,都要悲泪。

当初,自己风风光光的嫁过来,寨上的姊妹都为她嫁了个“金龟婿”。如今,自家不仅身披一百多万元的债务,一家四口居无定所,还要四处躲避债主,连回家的颜面都没有了。这十几年的婚姻生活,思之恍如隔世,让人不胜吹嘘!

然而,既然自己当初选择了外嫁之路,如今也只能自己跪着走完。只是,外嫁的风光天知道,外来媳妇的苦楚说谁知?

本文《外来媳妇》由网友"十拿九稳"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个性柚梓https://www.youzigoo.com)

上一篇:愿做你遗忘的玩偶

下一篇:落叶,散记

微信号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