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开花的树写景散文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19-11-08 19:54:55 作者:眼眸里的温暖 人喜欢

我把所有的荒老和残弱,

聚缩在阴影处,

在哪盘着枝桠,似千只章鱼的爪,

交错,似群蛇之舞,

把我的新叶及一片欣欣向荣,

供你们遮阳,说笑,

我的枯败的叶,

沦为众人脚底的淤泥,

从我阴沉丑黑的根,

获得新生与呼吸,

枝繁叶茂,

又经历一场踩踏,

树,又长了一圈,苦难受的多了,

有人为他写诗,

千万人来瞻(观)望,

脚印摞着脚印,

根和叶子被拆得粉碎,来不及说疼痛,

无人听见,树叶哗哗,

只是悲泣,

风不敢轻易吹动,

连着叶片的枯老树根,承起亿万双脚印,

所有的叶都不敢再呼吸,

在风中,灰尘凝结成蛹,

在亿万人的脚印和罅隙中,

把它们酿成一只骨朵,

老树最后一次呼吸,

沉缓,急促似一个地球的人都聚在老树身旁,

等待神谕降临,

耶稣和上帝不再重要,

老树成为一种新的信仰,

风,最后一次从南面吹来,

带不起一片叶,吹不散半缕呼吸,

老树更老了,

花瓣在空中怒放,

盛开即凋落,

死亡,连叶子一起死灭,

信徒在树下跪拜,

又咯疼了苍老的老树根,

老树在风雨里,数个宇宙洪荒,

都不曾颤抖,

却听说,他的骨,

将沦作千万人的坟墓,

他的叶,他的花,都逃亡,

被亿万人争抢,践踏,分割而食,

会开花的树写景散文

噢,老树根,

盘踞在亿万古城陪历史荒芜的老树,

不再成为历史了,

亿万人的胃,和着其他尸身,

成了你的荒冢,

连同那块刻了碑的骨,

也被融在哪里,

亿万年的老树,开花之后,

连渣滓叶不曾剩下,

在一个开花的时间里,

成为一个传说,

不再有人记得,

他是一棵铁树,

铁树上筑着新城,

新城里寄生着一群吸血的虻,

城市再没有树,

土地上不再有树,

泥土里长不出新芽,

也不再有坟墓。
 

本文《会开花的树写景散文》由网友"眼眸里的温暖"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个性柚梓https://www.youzigoo.com)

微信号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