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心灵的枷锁剧优美散文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19-11-06 10:37:41 作者:朱宝钰 人喜欢

走出心灵的枷锁,

青海高等职业技术学院,

青春之花,美丽绽放,

走出心灵的枷锁,

剧情介绍

本剧主要讲了朱子淳10岁因父母出车祸去世,从小就给他的心灵带来了很大伤害,没有亲人呵护,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总是跳不出阴影的他,通过刚刚走进大学的校门,与大学老师和同学及其他一些人的交流与帮助下,他又重新改变了自己,找回了自信,抬起头,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变得阳光起来。

角色

朱子淳:男,性格内向,脾气大,不和同学交流玩耍,停留在自己的生活里,沉默,自卑。

林小雯:女,热情善良,成绩优异。

苏钰林:男,坦诚大方,勤奋好学。

陈佳臻:男,篮球球迷,喜欢捉弄人,很仗义。

杨晓云:女,性格外向,说话直言,喜欢帮助别人。

杨芬:女,性格内向,文静,胆子小,喜欢帮助别人。

班主任:温柔善良,关爱学生。

杨老师:语文老师,多才多艺,非常乐观,影响了朱子淳内心的自卑,走出了阴影。

家属院老爷爷:喜欢朱子淳,启迪朱子淳要坚强,朱子淳最喜欢和他在一起。

第一幕:大学校园里

[独白](轻音乐)秋给那些碧绿的竹叶穿上了淡黄色的外套,染上了血一般的颜色!这些树叶,随着秋风缓缓地往下掉,就像一只只色彩缤纷的蝴蝶一样翩翩飞舞在大学校园里。一阵微风吹来,枫叶发出飒飒的声音。《青春的颜色》(歌曲)

旁白:朱子淳捡起一片枫叶,用手摸了摸,心情却是那样的悲凉,那红黄色的叶根向叶子中心延伸,他仿佛看出来了什么,嘴里自言自语着,一时间,朱子淳又想起了他那被命运阻挠的那点事。

朱子淳:“呵呵,命运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这都是为什么啊,老天爷啊,老天爷,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啊”。(狠狠地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哭着扑腾跪倒在地上、大声的哭诉着,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张纸)

(旁白读)(轻音乐)把眼泪流出来吧

难过了,

不要告诉别人,

那样只会增加别人对你的嘲笑;

痛苦了,

静静的蹲下来抱着自己,

让眼泪尽情的洒落;

伤心了,

悄悄地躲在被窝里大哭一场,

只有这样委屈的泪花才会得到安慰;

唉,流出来吧,

那看不见的伤痛,

眼泪是心里的毒药,

流出来就好了。

(朱子淳眼睛死死的盯着,脸上流露出可怕,凄惨,愤怒的目光一下把那张纸撕成碎片,呆呆的看着脚下碎片彳亍着,嘴里说着,”为什么 为什么”,呆呆的看着前方,大声的哭出来)

旁白:风嗖嗖的吹拂着,突然,杨晓云,林小雯,杨芬三人手里捧着书走过来,顿时,将她们三个吓得不知所措,脚后跟往后面退了一两步,脸上非常吃惊的样子,朱子淳跪倒在枫树旁,哭声不断……

走出心灵的枷锁剧优美散文

杨晓云:“这,这是?(语气非常的奇怪)子淳你这是咋了”?

林小雯:“就是,(语气很委婉的说)子淳你怎么了啊”?

杨芬:女,性格内向,文静,胆子小,喜欢帮助别人。

朱子淳:“我没事”。(伸出头摇了摇,哭声小了一点)

杨晓云:“子淳,(眼神非常的艰巨)你到底怎么了,我们都很担心你啊,(弯下腰去抵纸给朱子淳,三人蹲下来,对着朱子淳安慰着)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给我们说说看,能不能帮你”。(凝聚的目光对着朱子淳,侧身伸手过去帮朱子淳擦眼泪,安慰)

朱子淳:“晓云谢谢你,我没事,你们赶紧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吗”。(脸色非常的低垂,沮丧,又慢慢地低下了头)

杨晓云:“子淳,你遇到啥难事了,给我们说说,嘿嘿。(蹲在地上,三人目光注视着,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朱子淳,微微一笑)

朱子淳:( 大声地吼道)“我不要你们管,谢谢你们关心,我心领了,你们赶紧走好吗,我求你了”。(伸出头摇了摇,然后又坐在了校园路边,眼神非常恐惧可怕,将杨晓芸吓了一跳)

杨晓云:(语气非常的委婉)“我们是朋友,怎么会不管你呢,到底发生了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快说啊,真急死人啦,快点”。(杨晓云眼神期待着朱子淳)

杨芬:(非常温柔的对朱子淳说),“就是,子淳,你快说啊,大家都很担心你”。

林小雯 :(小雯伸手拉住朱子淳的衣服,嘴角笑笑的,迟钝的,口气巴结了一下)“子淳你快,快点,说嘛,我们真的想帮助你”。

旁白:一时间,微风吹拂,眼前冷么,安静在了每个人的脑海里,只有风的声音在吹拂着,瞬间变得无声,玲珑透明的心,倾听着,叶子与秋风酬唱,那一尘不染的明镜般赤子的心事,那行吟如歌的温婉的游子的思乡,诉说着。

朱子淳:(朱子淳吃力的站了起来,可能是跪在地上时间太长了,眼神非常的可怕,难以目视,他大声骂道)“你们赶紧走好不好,别来烦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朱子淳又在地上,大声地哭诉着,呆呆的向前看)

林小雯:(林小雯对着他走近了一些,然后严肃的眼神瞪着朱子淳)“子淳,你怎么这样,我们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你一个男子汉,怎么就这样啊,要不是你是我朋友,我懒得管你,恨”。(脸上非常的沮丧,心酸,甩了一下头发)

朱子淳:(怒视着林小雯,眼神非常可怕)“我怎么了,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不需要你可怜,就当不认识我,你给我,滚,滚,滚啊”。(一头转了过去,怒气冲冲,转过脸去)

林小雯:(小雯透露出一种委屈的心酸,缓慢的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对着朱子淳,两字说得很有力气)“好吧,是我多此一举,我走,行了吧”。(哗啦啦,一片哭声,站起来,奋力的跑去,眼前只有风声萦绕在耳边,悄悄地离别声)

杨晓云:(杨晓云拉着杨芬的手严肃的对着朱子淳说,一把拉住杨芬的手走,转身就走)“杨芬,咱们走,别管这个疯子,有病吧,算是我们看错他了,疯子,畜生”。

杨芬:“哎,哎,哎,晓云,你慢点啊”(两人不慌不忙的离去了)。

旁白:(此时的朱子淳只有后悔和失望,因为没有人会知道他心中苦是什么,坐在在地上静静的想着)

朱子淳:‘小雯,对不起,我无法控制自己,所以人都不理解我,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眼睛直直的仰着头望着天空)

旁白:突然,一位老爷爷走过来,朱子哼的神情恍惚,他站了起来,老爷爷走近了些,朱子淳弯腰给老爷爷深深鞠了一个躬,因为,老爷爷是他第一个认识的人,几天来,都是老爷爷和他聊天,一见到老爷爷,朱子淳就会流露出笑容来。

朱子淳:“老爷爷好,这几天好吗”?(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来)

家属院老爷爷:“噢,你是,朱,朱,朱子淳啊,好好好,好娃娃啊,呵呵,你今天不上课吗”。( 疑问的眼神看着朱子淳)

朱子淳:(笑嘻嘻的对着老爷爷)“是啊,爷爷,我们今天没课休息啊”。

家属院爷爷:(老爷爷看着朱子淳)“哦,好娃娃,你眼睛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刚刚哭了,怎么了,来,给爷爷说说看,呵呵”。(老爷爷放下随手的一个伸缩椅坐下,朱子淳蹲在了爷爷身旁)

朱子淳:“我没事,爷爷,(笑嘻嘻的对老爷爷笑了笑)

家属院爷爷:“你看啊,还没事,你脸上放着有事,都快成猴子喽,哈哈。(老爷爷瞅了瞅朱子淳,对着笑,朱子淳害羞的摸了摸头)

第二幕 在宿舍里

时间18:00

旁白:冷风呼呼的吹来,朱子淳吃力的走进宿舍楼,现在他只有绝望,脸上忧愁不已。一步一步走进宿舍里,一进门,看见陈家溱打着英雄联盟,(电脑的声音)“敌军还有三十秒钟到达现场”,英雄联盟正在耳边回响着,(电脑声音)“前速出击”。(朱子淳默默的走到床前坐下,一个人躺在床上)

陈佳臻:(转过头去,好奇的问朱子淳)“子淳,你这是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哈哈,你看我又超神啦”。(起身走了过去,摇了摇它的肩)

陈佳臻:“你怎么了”。

朱子淳:(转过头来,冷笑的说)“我没事”。

陈佳臻:“噢,那过来和我一起打英雄,我刚才连杀4个英雄,太酷了,哈哈”。(陈佳臻腿脚自然跳起来,宿舍里全是他的声音和英雄联盟的声音)

朱子淳:“你玩吧,”。(头转了过去,静静的闭上眼睛沉思着)

陈佳臻:“噢,那过来和我一起打英雄,我刚才连杀4个英雄,太酷了,哈哈”。(陈佳臻腿脚自然跳起来,宿舍里全是他的声音和英雄联盟的声音)

旁白:(一会儿,宿舍里突然大声的吼叫,是苏钰林从楼道转角走了过来,怒气冲冲)

苏钰林:“朱子淳给我出来,你还是男人吗,欺负女生,你有什么本事,每天除了哭诉把自己封闭起来,你想过别人的感受吗吧,你还能做什么,没骨气的东西,畜生,你给我出来,小雯对你那么好,你还懂得感恩吗,”。(重重的指责着朱子淳,大口大口的呼着气)

朱子淳:(走出宿舍门,望着苏钰林,两人开始争论起来)“你以为我想吗,我也是没办法,控制不住自己,你打死我吧,我对不起你们,我犯贱,我不是人成了吧”。(重重的脸上打了一巴掌,把头冲过去往墙上撞,拼命地碰了三下,马上苏钰林跑过去阻止他,苏钰林惊呆了,大声的叫陈佳臻)

苏钰林:“陈佳臻你赶紧出来,快,快啊,子淳要自杀,赶紧啊,你快点啊,”。(声音喊的非常的大,像是哭起来)

陈佳臻:(马上放下手里的游戏出去)“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弄成这样了, 子淳你犯贱啊,自己伤自己”。(拿出创口贴,往伤口上贴去)

苏钰林:“哎,都怪我,不应该那样说他,”。(苏钰林低着头沉默着,心里非常的后悔)

陈佳臻对着苏钰林说:“你有没有人性啊,这样说自己的兄弟,走开,子淳再怎么样也不能伤自己啊,不是有句话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哎,你这个呆子啊”。(火气非常的大,指着手指他头上指)

苏钰林:(不好意思的,拉住朱子淳)“子淳,对不起,我错了,”(低着头)

朱子淳:(晕晕的摇了摇头),“小苏,我们是兄弟,没事,再说不是你的错,是我对小雯说话口气太严重了”。(很不好意思的说)

旁白:楼道里人很多,都出来看着他们笑着,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友谊是多么的深厚)

陈佳臻:(陈佳臻转了转头去看了看)“好了,别人都在看着我们笑话呢,赶紧进去,你们看够了没有”。(向楼道的同学骂道,关上门,)

旁白:暮色像一张灰色的大网,悄悄地撒落下来,笼罩了整个大地,疲倦的月亮躲进了云层休息,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夜阑人静,大地上万物都进入了梦乡。今晚就是这样黯淡的结束了,嘴里哼着歌《我的好兄弟》,三人你对我笑笑,我对你笑笑,你一句我一句走进了宿舍,哈哈……

第三幕 在教室里

时间:9:10

旁白: 清晨,悦耳的鸣声萦绕在耳旁,两只小鸟不知道为了什么,叽叽喳喳的也多嘴的叫起来,校园里的空气格外的清爽舒服,染色的枫叶朝四周瞅了几眼,便挣脱树枝,带着那美丽的颜色与其他叶子举行了落入泥土,满地黄花,真像是在诗歌中那样荡气回肠。晚上还要举行一个文艺晚会。朱子淳一个人在教室看书,景象非常的雅观,他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学习了.咚咚咚,一场突如其来的脚跟鞋响起,一下子惊起了朱子淳的好奇心,斜斜的望着门口的是谁,非常的期待。

朱子淳:(心里想)“这是谁啊,这么大声”?(一进门,穿着华丽的羽绒服走动,头烫着卷发,大概170 左右的身高,凸显出了她瘦弱的身躯,感觉非常的潮流,有型)

朱子淳:(眼睛像是直了一样,看着她,心里想着,眼睛直直的)“哇塞哦”!

杨老师:(一进门就看见了朱子淳,眼睛直直的看了看,感觉很突然)“噢,是朱子淳啊,你咋一个人在教室里啊,其他的同学呢”?(迟缓的走到朱子淳的跟前)

朱子淳:(朱子淳抬起头,看着老师),“哦,老师好,他们都去整理舞台了,晚上要举行一个文艺晚会啊”。

杨老师:(杨老师对着朱子淳,目光很真切,很温和的说)“哦才,是这样啊,那太好了,到时候我也来凑热闹啊”?

朱子淳:“好啊,老师”。(高兴地对老师说着)

杨老师:(杨老师点了点头嘴角笑了笑,眼睛一亮,问朱子淳)“噢,我忘了一件事。”

杨老师:(杨老师目视着朱子淳,凝聚的目光看着,)“朱子淳啊,我最近听同学和一个家属楼的老爷爷说,你最近心情不太好,咋回事,嗯。”

朱子淳:(朱子淳目视着杨老师,嘴角笑了笑,可能是自己害羞,不敢说,非常的面无表情)“老师,嘿嘿,你咋知道啊。”

杨老师:“你别管我咋知道,你给我说说看,到底咋回事”。(期待的眼神看着朱子淳,朱子淳看了看,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静静的发呆着,看着老师还在等待着自己的回复,朱子淳他左看看有看看,看到了墙上的挂件上写着这么一句话,“命运的主宰着是自己,而自己的主宰者是意识”朱子淳转过头,像是对老爷爷一样,老师一句他一句,两人愉快的闲谈着,说个不停)

杨老师:(突然,杨老师说到朱子淳的父母时,一下子,朱子淳两眼一直,呆呆的低着头)朱子淳,你爸妈是干啥的”?

杨老师:(仿佛看出了什么,亲切的问着朱子淳朱子淳看着杨老师,眼睛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啊”?

杨老师(怒视的眼光看着他,心里反思了许久朱子很不愿意的表情,老师凝聚的表情朱子淳不得不说下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交谈了许久,朱子淳就哭了起来,趴在了桌子上,)“朱子淳,你给我说说你家里的事好吗?

朱子淳:“我九岁的时候父母去世了,每天生活在那天所发生的阴影里,到现在我还是不能将它抹去,我不知道每天活着是为了什么,老师,我有时候问我自己,为什么我的命运这么悲惨,我为什么要活下来,别人都有依靠,而自己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朱子淳摇着头)

杨老师:(很有情趣的,眼神坚定的对着朱子淳)“活着就是最美好的,没有什么比活着最重要了,爸爸妈妈虽然走了,但他们让你学会了坚强,独立。你想想在汶川地震灾区里失去亲人和父母的孩子,他们又该如何选择是活着还是死亡呢,现在的你是幸运的,因为你上了大学了,刻意去追逐自己的梦了,老师非常高兴,因为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你首先要征服自己,把那些事忘掉,重头再来,只有这样,在天之灵的爸爸妈妈才可以安心啊”。

旁白:老师握住朱子淳的手,朱子淳眼泪流下了泪水,这是他平生最想流,也是最想忘记的泪水,老师的这段话深深地打动了他的心扉,他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老师。(同学来教室抬桌子和椅子,杨晓云和林晓雯走在最前面,伸出脑袋听到了,想了想,三人眼睛一亮,阻止同学们回教室,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把食指放在嘴边“嘘嘘”。)

《明天会更好》音乐(响起)

杨晓云林晓雯:(声音非常的小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来一个个身体往前斜,默默的听着他们讲话,)“大家小声点,这几天朱子淳不对劲,老师正在在开导他,我们听一听再进去哦”。(他给同学们使了一个眼色,伸出头,静静地听着)

杨老师:“昨天,家属院旁的老爷爷问我:“杨老师啊,有个朱子淳是不是你们班的”?(杨老师的眼神非常的奇怪一种不相信眼神看着朱子淳,)当时我非常的意外,我想了想他怎么会认识你,我心里非常意外,他给我说,你是个很有孝心的孩子,(杨老师又可敬的目光看着朱子淳),老爷爷让我来开导开导”。旁白:(门外的林晓雯眼泪掉了下来,杨晓云、杨芬感动的也快要掉下眼泪来了,正巧,苏钰林和陈家臻笑呵呵的走过来了,神情非常的怀疑,走过去问杨芬)

苏钰林:“,杨芬,这是在干嘛啊”?(目光看着教室里)

杨芬:“啊”!(呆呆的样子)

苏钰林:“我说这是在干嘛呢,朱子淳又怎么了啊”?(怀疑的目光看着朱子淳)

陈家臻:好小子,他这又是怎么了”。

杨芬:(杨芬很不耐烦的)“你没看见吗,老师和朱子淳在谈话”。(苏钰林摸了摸头,凝渚的目光望着教室里)

朱子淳:(朱子淳听了老师说的种种,心里又拿起自信,感觉心里非常的饱满,心情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很稳重的站起来,对着老师说,眼睛直直的看着老师)“老师,今天非常感谢你对我所说的这番话,我一定记在心里,我真的能重新再来吗?”。(目光看着老师,一动不动,一场霹雳啪啦的鼓掌声迎面而来,苏钰林和陈家臻走在前面,向老师和朱子淳走来,过去后,苏钰林和陈家臻两手搭在朱子淳的肩膀上)

苏钰林、陈家臻:“子淳,我们没看错你,好兄弟,你定能做到,嘿嘿”。(三人哈哈大笑,同学们的目光注视着朱子淳,朱子淳拿开椅子,走到林小雯面前,目视着林小雯,老师看着朱子淳,嘴角也露出了笑容来,班主任走了走了进来)

班主任:“噢,杨老师也在啊,等会就是文艺演唱会了,我还打算去叫你,你看你就来了,嘿嘿”。

杨老师:“我心里有感知,什么秘密能逃过我的手掌啊,哈哈。

旁白:教室里欢聚一堂,每个人都充满了笑脸。

班主任:“大家赶紧准备一下,马上就开始了”。(各自忙碌起来了)

朱子淳:“老师,等一下,我有个要求,我想在文艺节目里唱一首歌”。

旁白:班主任很被动,朱子淳从不主动,今天咋就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班主任:“杨老师你看咋样”。(目光看着杨老师)

杨老师:“恩,这个好 ,调到最后一个,我赞成”。(期待的目光看着朱子淳)

旁白:缓缓的热闹声中,每个人都展现着自己的特长,文艺节目就要到尾声了 ,谁不期待着那个从没上过舞台说话的朱子淳今天要上台了。

“下面有请朱子淳个人表演,独唱《真的爱你》”全场掌声响起。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总是罗嗦始终关注,不懂珍惜太内疚

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母亲的爱却永远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亲恩终可报答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总是罗嗦始终关注,不懂珍惜太内疚

仍记起温馨的一对手,始终给我照顾未变样

理想今天终于等到,分享光辉盼做到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一生眷顾无

旁白:在歌声中接近尾声了,然而,从今天起,朱子淳找回了自己,可以面对自己,把心中的包袱可以放下来了,和其他同学一样,又重新开始了。

朱子淳:(朱子淳对着教室全部的人)“小雯,对不起,昨天都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以后再也不会了,相信我”。(微微的对着他笑,两人的目光对视,小雯不经意间眼泪掉了下来,场面即是高兴又是感动,同学们都微微一笑,哄堂大笑,他们眼睛瞪的很大,班主任也露出笑容来看着朱子淳。

完剧

其实,我们都一样,大学这个大家庭里,我们应该学会认识自己,接纳自己,寻求收获童真的友谊。人生是一场自我完善的修行,所有的经历,无论悲喜,都为塑造更完美的自己,待那时,即使青春不再,年华已逝,也终究会遇见最美的自己。(轻音乐)时光带走我们青春的容颜,生活带走我们青春的热情。我们曾经有过理想,但生活的琐屑和利益的鼓动消磨着我们的意志。敞开心扉,去感受这个美好的世界,去追逐梦想吧。

《平凡之路》朴树……向前走,向前走……

本文《走出心灵的枷锁剧优美散文》由网友"朱宝钰"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个性柚梓https://www.youzigoo.com)

微信号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