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回忆最初优美散文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19-11-06 10:41:21 作者:怀念你掌心的温度 人喜欢

灵,我好想你,好想你,对不起,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所以我只能默默地关注你,了解你的动态,这是懦弱,呵呵,也许吧,这么多年我还是这么的懦弱,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明白,我有多么的想你。

这么多年,我还清晰地记得你,对你的思念永无止境,我一直徘徊在我没曾经的记忆里,记忆里的你依然美丽,只是我们曾经的过去没有你的存在已经开始慢慢地变得模糊,只有你的身影依然清晰,我们曾经的地方还存在着你的气息,你的身影还在那里停留,阳光照射在你那绝美的脸庞,让你的面孔更加清晰,微风吹拂,带起你那长长的秀发,撩动着你的身影。

其实这么多年,也有想过要忘记你,让我们的纯真的过去埋没在时光里,葬送在过去的岁月里,因为没有你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独自在一座城里飘荡,没有灵魂的身体那眼神又是怎样的落寞,未知的那遥远前路,躯体在慢慢地行走,灵魂在过去盲目的飘荡。

只有天使才不会明白心痛,只有天使才会默默地守护着一个人,因为他们不明白爱,而我不是天使,就算是,在有了爱之后也需要温暖关怀的延伸,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孤独的等待,爱永远都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不应该坚持,坚持只会让我们彼此承受更多的苦难,忘记就是我们最好的选择,曾经的诺言就让它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吧,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所以我不怪你。

但是对你的记忆就像是那坚固的钢铁城堡一样,是那样的坚不可摧,而岁月就如是那侵入者,就像是一群嗜血的蚁去,慢慢地腐蚀的那坚固的记忆,钢铁般的城堡,就像是在跟无情的岁月战争一般,自己死死的守住这片家园,一切就像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岁月无情,当记忆的城堡倒塌的时候,我应该叫它遗迹还是废墟。

走的最急的是最美的风景,伤的最深的就是那最深的感情,明知道该离开的还是会离开,只是为什么我们到最后连一句轻松的道别都没有,我们总是老的太快,却又聪明的太慢,时间没有等我,也不会等我,很多时候我总是在想,我是不是在我们走过的长街这一头,而你却已经到了另一端,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还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心动一时,心碎一地,路途让你一瞬间的心动,居然赚取我的一生,甘之如始,就那一瞬间的甜蜜之后庞大而又隐遁的苦难,我怕在过去和现实的繁琐中,迷失了自己,所以我选择了逃离,狼狈的逃离。

一切的起源都源于和你的最初,过去的回忆总是最深、最真,所以是那么的让人难以忘怀,有时候吗,明明知道是错,爱你是错,想你是错,但是自己还是毫不犹豫的去做,宁愿一错再错还是错,人们曾经说过,人生会苦一阵子,但不会苦一辈子,但是如果逃避了苦一阵子,那就会苦一辈子,本以为逃避就是不想让自己迷失在岁月的长河里,但是现在才明白,自己错了,不想被迷失只有找到自己目标,多少次想要忘记你,多少次想放弃,但是着真的好难好难,我做不到,可能是自己心里最深处不想放弃,不想忘记吧,也许吧,因为自己无法忘记曾经你那微笑的脸庞,你那天真的面孔。

成熟不是看他年纪的大小,而是眼泪在徘徊的时候你依然可以保持微笑,在没有你的这些岁月里,我学会了成熟,学会了忍耐,谢谢你,让我明白,我永远都不会哭泣,因为没有人能看到我的眼泪,只有在无人的时候,只有在心碎的时候,我才会默默地的让眼泪落下,我渴望变成天使,但是我也明白,天使不会快乐,所以我也不想变成天使,因为我有幸福,尽管里面全是苦涩,但我却体味到那一丝丝的甘甜,那是不是就是我们爱过的那一瞬间,那一瞬间的甜蜜让人难忘,而又甘愿迷失。

我不喜欢太阳,不喜欢那些异常吵闹的异堂,我只是不喜欢迷茫,不喜欢那些没有感情的文章,爱的天使也有泪光,他只是知道隐藏,只有他们懂我的欲望,明白我的希望,他们给过我一个可怜的孩子,在夜光下寻找寂寞的姿势,听不懂冰凉的讽刺,只是在空气中画下了一颗颗泪水渲染成的笔画,有人唠唠叨叨的嘲笑,有人在无声的伤害,有人在开心的看戏,有人在岁月里拾荒,而我只有一双黯然的目光,在泪水的笔墨画中孤独的长大。

孤独的灵魂独自飘荡在这废墟的空城,在这里盲目的寻找,寻找当初我在某个地方刻下的一张笑脸,那张微笑着,忧伤着,凝视着我的笑脸,在梦里我再次看见空城的的花开,心和灵魂从野外漂流回来,还带着一个陌生又感到熟悉的人,一个眼里暗藏孤独的人,瞬间,我明白,那就是我,梦醒,孤独再次回来。

看着钢铁般的记忆城堡成了废墟,看着已经被岁月腐蚀的城堡,只遗留下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该微笑,还是该哭泣,两个世界的人,就算相爱也隔着一道宽阔的长河阻拦,灰蒙蒙的天空,河对面的你越来越远,仿佛间就像你在对我招手,好像在对我说再见,而我微笑着对自己说你去原地等我,去我们当初的那段时间,可那段时光早已被岁月的洪流无声的卷走。

我不喜欢别人知道内心的孤独,所以我学会了伪装,躲避人们开心的笑容,因为我的笑,是那么的牵强,是那么的苦涩,不喜欢太阳,因为它可以清晰的照耀出我的影子,那黑暗的身影,孤孤独独的身影,只有简单的动作,不会微笑,不会哭泣,只会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动作,麻木的运动着证明它还存活着。

一年就像是一个轮回,而我在原地画了一个又一个圈,慢慢地,一个又一个的圈,把我包围,就像是一个牢笼,把我囚禁,我在牢里慢慢地变老,就这样带着回忆死去,春去秋来,时光不停的轮回,我渴望着,盼望着,希望着你能回来,时间倒流,回到我们曾经相遇的瞬间,然后彼此默默地凝望,注视着对方。

我懦弱着幻想着时间能在我老死之前的那一刻停止,凝固成冰,让我慢慢地回忆着你,想着你,这样我就可以微笑的死去,我可以确定,在这一瞬间我的微笑是真的笑了,而不是假装,因为在那一瞬间我是幸福的。

如果有下辈子,我要做一颗仙人掌,可以生活在蔚蓝的天空下,可以感受到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温暖,可以和别人在一起开心快乐的笑着,可以无忧无虑的生长着,没有了对岁月的烦恼,没有了黑夜的独自鸣唱,没有了对生命短暂的绝望,没有了让人喜欢的身躯,不会有在来伤害,也不会有人在来问津,可以看着看着地上时光的,痕迹,像一行一行的蚂蚁,穿越我的,记忆。

不记得是哪年,你的微笑开出一支明亮却断了的梗,谁的沉默带走了谁的红裳谁不肯谢幕谁永远上演繁华,隐忍下的苍凉开出一片两片三片的断章,无穷的记忆来处拥挤着面目模糊的天使,没有忧伤的过度长满忧伤的篙草,篙草中泯灭的年华,岁月南飞的年一直南飞,漠河以被,北极星以北,断了弦的流章,暗了魂魄的一贯制,而我,从远古的远古,就是一个站在风里,记忆里的猎人,没有来路,没有归途,自由,孤独,桀骜,不驯,凶狠,温柔,漂泊,永生。

岁月永不停息,空城的花哪年可以在开,我是否可以等到,岁月永无止境,慢慢地腐蚀,天空深沉着脸,深沉着,深沉着,仿佛随时都会降下雷霆,不管逃到哪里只要抬起头就能看见天空那深沉的脸,深沉的那么可怕,让人胆战心惊。

来到我们曾经的校园,在这寒冷的冬天,没有人问津的校园是那样的萧索,树叶凋零,繁华落幕,地上厚厚的树叶显示着这里的荒凉,在这里有你的痕迹,有你我的记忆,我一遍又一遍的写着文章,是想记下我的时光,让自己未来不会对过去的迷茫,更想记下我的希望。

天空深沉着,忧郁着一张脸,不知它为什么还没有哭泣,是在坚持吗,还是在隐藏,或者是在韵量,等着坚持不住的时候好一次性的把眼泪流干。

我徘徊在你与我走过的地方,寻找过去的足迹,重踏过去的回忆,在你我走过的那座桥上我在次看见了你的身影,我依稀记得曾经在这里我们的笑声,一步一步的接近,对面的你慢慢地走来,我站在原地,懦弱的微微低下了头,让人无法看见全部的面孔,你从身边走过,我注视着你与我擦肩而过,在这里我们走过,也在这里,我们分离,这是个笑话,还是命运的安排,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而是两个人就算站在对面,就算只有一步的距离,可那一点点的距离把你我分割成两个世界,无法跨越。

现在我终于明白,我要寻找的哪一张笑脸在哪里了,原来就在我的背后,时时刻刻微笑着,注视着,忧伤着,凝望我的脸,在你我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多想把你抱住,可我不想打扰你现在的生活,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在你身后凝望着你,看着你,心里又有多少话不能说出来,我抬头看着天,看着和我一样忧伤的脸,在抬头的的时候我就不会在说话,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我你语言。

凭着记忆里的脚步,来到你家楼下,楼梯就像台阶一样,一步一台阶,从你家窗前再次看到了你,看着你的微笑,是那样的熟悉,看着你们一家温馨的幸福,和你对另一个人甜蜜幸福的微笑,我就知道,你现在过得很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在心里我很开心,因为你有了自己的幸福,找到了一个能保护你,给你快乐的人。

梦里花落、回忆最初优美散文

谢谢你,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谢谢你,没有因为我而在伤心,谢谢你,现在过得幸福,因为你幸福,所以我现在很快乐,谢谢你,让我知道你现在幸福快乐,不在那么的悲伤。

曾经有人问我,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我回答他说,只要你爱她爱到无悔的付出,只要她幸福快乐什么都可以,自己愿意承受一切,为了她幸福快乐你可以站在她身后默默地祝福她,这就够了,这就是爱的最高境界,在心里我祝福你永远幸福快乐,能和自己爱的人白头到老,

天空越来越深沉,不知道何时才会下起雨,慢慢地退了回来,再一次的走着过去的道路,来到你我擦肩而过的桥上,注视着下面的河流,倒映出看到的画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变得有点模糊起来,心里有点难以呼吸的感觉。

咳…

一缕鲜血从嘴角流下,心口堵塞的难受,眼泪再也坚持不住,无声的流了下来,沉重的呼吸着。

轰隆……

天也坚持不住了,泪水瞬间倾洒而下,终于可以不用在压制了,放开心,眼泪尽情的落下,冬天的雨格外的冰冷,雨水渐渐地模糊了视线,顺着眼角流下,滑落在嘴里,淡淡地咸味和苦涩,这就是绝望的泪水吗,呵呵,好苦,呵呵,灵,我现在过得很好,再见了……

岁月化了淡妆,时光泯灭长河,而我没有任何理由来苟求你的存在……

后记;陪伴空城的,应是闲钟,正如叶落之于秋,尘埃之于光阴,流水之于溪旁歇脚的逆旅,那一瞬不是为着相逢,而是为没有错过而欣喜。为着这一瞬,所以不禅说分离,且不管这分离竟是真的海角天涯遥遥无期,因着这无期在心中有期,所以不禅等待,因着着等待而凋残了多少季的花期,所以疏一把白发,岁月萧萧地落地,且把山色和水色在目极处绞织成如画的山水,仿佛中,那山是我,那水是你……
 

本文《梦里花落、回忆最初优美散文》由网友"怀念你掌心的温度"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个性柚梓https://www.youzigoo.com)

微信号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