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带

来源:个性柚梓 时间:2020-06-11 18:38:36 发布人:心痛的笑 人喜欢

在我父亲的家乡,印象总是平淡而有序的,而我家乡的柴火灶却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时光飞逝,我带走了许多东西,但我仍然无法带走它燃烧的东西。

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回到了我的家乡,我经常因为玩耍而错过晚餐。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时,父亲总是在家里烧炉子等我。父亲默默地把锅移到炉子旁,打了一个鸡蛋,把裹着蛋清的蛋黄沿着蛋壳擦到锅上,发出清晰的“滋啦”声。我已经盛了一碗米饭,在旁边等着,像饿狼一样盯着锅里的鸡蛋。我看到它渐渐凝固,穿上了一件金色的外套。酱油沾到的斑点就像棕色的个性装饰。鸡蛋周围精致有序的花边是最后的点缀。我看着鸡蛋,不知疲倦地催促它们。我父亲只能无奈地回答,“很快!”最后,父亲用锅铲舀起鸡蛋。我踮起脚尖,从铲子里的鸡蛋里咬了一口。蛋清的松脆和蛋黄的浓稠结合在一起,使它非常美味。一股热流立刻袭击了我的嘴,使我跳上跳下,哭着说:“太热了!”我父亲急忙把手放在我的嘴上,焦急地说:“热吗?快吐出来?”我仍然试着勇敢的咽下它,但是我内心感到温暖。

那时,房子里没有热水器,晚上我不得不烧水洗澡。烧水时,我总是好奇地坐在火边,看着父亲烧水。装满水的铝陶罐的盖子有节奏地跳动,周围是不同大小的气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这很有趣。我总是天真地问,“爸爸,炉子在放屁吗?”这时,我父亲站直了身子,用他满是木屑的手敲了敲我的头。他笑着说:“不,是炉子的笑声。”我假装理解,仔细欣赏,但无法欣赏。

如今,很少有机会看到我父亲用炉子烧饭和烧水。今年,我再次坐在父亲身边,看着他烧水。炉子里的火既不太大也不太小,变化不大。即使外部世界发生了变化,火还是一样的。炉子窗户上的木头烧红了,但是炉子上刻的黑灰也让我一直记得:它是旧的。就像我父亲头上的一撮耀眼的白发,它证明了我父亲也老了。突然,我听到炉子的笑声,笑了。父亲老了,他的爱,我现在才知道。

许多人把它当作一个火炉,我把它当作一个宝藏。当你深深地爱着某样东西时,它会像血肉一样难以分离,就像一种纽带。

本文《领带》由网友"心痛的笑"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wWw.youzigoo.cOM

上一篇:关于领带的话题

下一篇:粽子的香味

© 2013-2028 - 个性柚梓 版权所有 湘ICP备19018763号-1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66号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文章!联系邮箱:a1013822924#qq.com(#替换成@)